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烟台白癜风初期危害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6 03:27:10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烟台白癜风初期危害,天长白癜风医院,云南能否治白癜风,东阿白癜风,安徽白癜风初期病因,广东白癜风会遗传么,滨州能治白癜风的设备

  (原标题:重扬“岭南印学”,首先要把字写对了)

  采写 信息时报记者 冯钰

  4月29日,由广东省国际文化交流中心主办、岭南印社承办的岭南艺术大讲堂——篆刻高级研修班在广州瑞哲轩艺术馆开幕。研修班为期三天,主讲人西泠印社理事、南京印社顾问、山东博物馆客座研究员徐畅接受了信息时报记者专访,他表示,岭南印学在清末民国时期发展迅速,在全国印坛中占有重要位置,在今天重扬“岭南印学”旗帜,总结前人经验,昭示当代研创,非常必要。

  这次篆刻高研班,是纪念岭南印社成立二十五周年系列活动之一。岭南印社社长曲斌告诉记者,岭南印社肩负着岭南印学和篆刻艺术继承、传播和发展的社会责任,为了提高广东地区的篆刻艺术水平,除了举办这次面对岭南印社社员及广东地区有一定篆刻水平的印人的高研班之外,同时还将主办“广东 红棉杯·红棉奖 篆刻大赛”(投稿时间自即日起至5月30日止)并准备举办“第二届岭南印学学术研讨会”(论文截稿日期为2017年6月30日),举凡岭南地区各时代的篆刻流派、印人、时代印风、印论以及有关玺印出土、玺印的收藏、篆刻教育、玺印鉴赏、印谱等都在本次研讨会征稿之列。近现代岭南籍或曾在岭南地区生活工作过的印人,人和物,事件史实……都可作为选题。

  曲斌介绍说,清末民初时期,岭南出现一个篆刻艺术与印学研究的高峰期,名家辈出,蔚为大观,令人惋惜的是后来产生了一个断层。在当代,尤其在九十年代以后,从全国层面上看,广东的篆刻艺术创作都偏弱,与全国其他几个大城市相比差距比较大。在这种状况下,岭南印社希望借助成立二十五周年的契机,在广东地区做一些实质性的工作:“一方面让社会大众了解岭南印社的宗旨和目标,另一方面也是让希望提高自身水平的岭南印人能获得篆刻创作指导、参赛评比、学术研究的机会,从篆刻创作与印学研究两方面储备本土人才。”

  继承传统敬畏经典,字得先写对、刻对了

  此次高研班邀请的主讲人徐畅虽然是南京印人,却与岭南印坛渊源深厚。

  1961年,徐畅20岁时师从中国近代第一位女性金石篆刻家、广东顺德人谈月色学习书画篆刻,历16年。这位传奇女性给徐畅的影响非常深远,他告诉记者:“作为一个女性,能在诗书画印各方面都有成就,少之又少,更难得是谈师的篆刻不让须眉、瘦金书以及国画梅花驰誉海内外。谈师能以金文、甲骨文、石鼓文入印,尤其是创造性地以瘦金书入印。她的圆朱文,线条细若游丝,委婉多姿,疏密得体,含刚健于婀娜之中,有秀逸刚劲的韵致。其夫蔡守长期从事金石书画的研究与考据鉴赏工作,蓄藏丰富;而且谈师自己也曾从事考古、博物、图书馆工作,得以观看大量古器物、古印、印谱、金石拓片等,16年间,我每周日都去跟谈师学习,谈师不仅教我理论与创作方法,更助我扩大了艺术视野,她的为人处世让我受益终身,作为谈师的学生,我也希望对谈老的家乡做一些回馈,这次特来广州讲学,把我自己在篆刻实践与印学研究方面的体会向谈师的家乡人民进行传授,希望能提高广东的篆刻创作水平。”

  徐畅此次授课的重点内容包括古文字的构成——六书,古玺秦印的布白形式与创作技巧,篆书、古玺秦印的用字与工具书的使用等。徐畅认为,现在书法篆刻界文字学的问题比较严重,他呼吁要继承传统,敬畏经典,“做学者型书法篆刻家”。他说:“现在错别字太多,包括一些年龄比较大的、比较知名的书法、篆刻家也都有错别字的问题,这个问题还得不到足够的重视。中国书法家协会提出 敬畏经典,继承传统 的口号,并在2015年举办的 全国第十一届书法篆刻作品展览 中增加了 审读 环节,评审中加强对书写内容、文字正误、篆法的审定。同样,在岭南印社举办的 红棉杯 篆刻大赛中,也特别注明参赛作品须用正字,或异体字、通假字,不用讹变字,更不能拼造字。书法篆刻作品中的文字正确是最基本的要求,越是学问深的人,越是要谨慎小心,拿不准的字,勤查工具书,多关心最新考古发现与最新的文字学考释成果。至于说要艺术自由、要个性释放、要布白……在字形不错的情况下可以任意发挥,可是就有一条,字得先写对、刻对了。”

  对此,岭南印社副社长、广东书法评论家协会副主席、书法篆刻史学家黎向群表示赞同,他告诉记者,报名参加此次高研班与投稿参加”红棉杯“篆刻大赛的报名办法中,均特别要求在提交篆刻作品的同时,同时提交书法作品。

  篆书是篆刻的基础,岭南印社寄望青年篆刻家一要夯实基础,二要加强自身的学问修养,成为学者型的书法篆刻家。黎向群说:“晚清民国时期,广东印家本身就是学问家,往往是学术与艺术相通并进,在考古学、古文字学、文献学、书法史学等诸多领域建树颇丰,即以印而言,也往往在篆刻实践的同时精于印学研究、印谱与玺印收藏。深厚的学养使得他们的篆刻创作能够达到更高的高度。当今的印人多强调技法和艺术创新,往往忽视对传统经典的学习与继承,往往缺乏一种文化品味。希望今天的岭南印人可以借鉴前人的取向和学习的方法,不断提高自身的学养和鉴赏品位。”

  要写对篆书、刻对篆字,就要懂得“六书”的造字原则

  徐畅告诉记者,近年来,一些篆刻者用“印外求印”或“艺术创作”的口号,掩盖“刻错了字”的事实,甚至给名人刻的人名章上臆造字,面对学界的质疑时却说是“紧跟时代发展”、“俗写”,这就不实事求是了。清末印家赵之谦,是“印外求印论”的倡导者和开拓者,他的艺术视野非常开阔,除了向古玺、秦印、汉印学习之外;还博取诏版、钱币、镜铭、灯鉴、砖文、刻石等文字入印,风格苍秀雄浑。但是他使用的依然是有据可查的古文字,模式也依然是玺印的模式,而不是生造出一些文字来。现代人违背六书原则想当然拼凑造字,往往就造错了。

  徐畅举例说:比如“所”字的古体,有人想当然地用“户”加一个“斤”旁,但是在甲骨文里,“所”字左半边与甲骨文中的“户”不同,用拼凑的方法就出错了。比如“刍”,有些字典把它释成“若”,有的书法家、篆刻家在写“上善若水”时,就刻成了“上刍若水”,闹了笑话。这固然是字典出错,但也是使用者没有六书的知识。“若”是“诺”和“喏”的本字,甲骨文是个象形字,像高举两臂理顺长发的女子,表示柔顺、顺从。“刍”的甲骨文是上面两个“屮”,表示草丛,下面是手,本意是采集(饲养牲口用的)草。如果篆刻者学习了一些六书造字的基础知识,明白造字的规律,就会发现两个字根本不能通用。

  要写对篆书、刻对篆字,就得懂得篆法,懂得“六书”的造字原则,学会准确地使用工具书。徐畅近年来编著的《古玺印图典》,收录古玺、秦印精品共9474例,全书编目纵向以商、西周、战国等时代先后排序,横向以战国秦、楚、齐、燕、三晋五系编排,又按公玺、私玺、成语玺分类。而且,每例玺印均注明释文、出处、特殊印钮或材质,有的还附注艺术评论、玺印常识、文字学知识,并涉及本字、古今字、异体字、通假字、形近字、合文等多种信息。 “读通了,估计篆刻创作就不会有问题了。”徐畅说。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去哪个医院才能治好白癜风呢